当前位置:首页 > NMN资讯 >

NAD+修复受损DNA延缓衰老|NMN可快速转化为NAD+的超能力

    自1906年发现NAD+以来,该分子因其在体内的丰度及其在维持人体运转的分子途径中的关键作用而受到科学家的关注。
 
    整个四五十年代对NAD+的研究发现其对DNA复制和RNA转录都有关键作用,这是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两个过程。
 
    在动物研究中,提高体内NAD+的水平在代谢和与年龄有关的疾病等研究领域显示出令人鼓舞的结果,甚至还显示出某些抗衰老特性。
 
 
    NAD+被体内的许多蛋白质(如沉默调节蛋白)所使用,它们可修复受损的DNA。对于线粒体也很重要,线粒体是细胞的动力源,会产生人体使用的化学能。
 
    NAD+帮助控制DNA损伤
 
    随着生物的变老,它们会由于诸如辐射、污染和不精确的DNA复制等环境因素而使DNA遭受到破坏。
 
    1963年,Chambon,Weill和Mandel发现NMN(烟酰胺单核苷酸)提供了激活重要核酶所需的能量。这一发现直接导致PARP的功能完全显现,PARPs在修复DNA损伤,调节细胞死亡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活性与寿命的变化有关。
 
    根据当前的衰老理论,DNA损伤的积累是衰老的主要原因。过度的DNA损伤会消耗宝贵的细胞资源。PARP(聚(ADP-核糖)聚合酶)作为一种重要的DNA修复蛋白,其依赖于NAD+发挥作用。
 
    增加NAD+水平可以使PARP蛋白更加有效的修复受损DNA,进而延缓衰老。
 
    NMN转化合成NAD+
 
    然而随着时光流逝,人体内的NAD+浓度只会逐步减少,由于细胞膜的阻隔,NAD+无法轻易进入人体,因此无法通过直接补充NAD+的方式来提高浓度。
 
    NMN作为NAD+的直接前体,其分子小于NAD+,可以更有效地吸收到细胞中,被认为是增加细胞中NAD+水平的关键成分。
 
    经过多年的临床试验证明,口服NMN可以在15分钟内快速增加NAD+的含量。
 
    正如哈佛大学遗传学家和NMN研究人员DavidSinclair所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会失去NAD+,“由此导致的细胞活性下降被认为是我们的身体在老年时会产生疾病的主要原因,而在年轻时则不会。”他认为,适度增加NAD+的水平,可能会减慢或逆转某些老化过程。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