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NMN资讯

为什么开飞机的人,都应该用NMN的DNA修复功能来帮助对抗太空辐射和紫外线伤害?

  • NMN资讯
  • 2022-01-26 09:21
  • 小编

北京时间8日10时21分,SpaceX猎鹰9号重型火箭从加州中部的范登堡空军基地升空,第二次成功将阿根廷一颗地球观测卫星送入太空。


人类现役最强的运载火箭在升腾的烈焰中横空出世。——这次全球瞩目、激动人心的发射任务,不但圆满完成了将ElonMusk的粉红Telsa跑车和一个水晶永久图书馆送入火星与地球轨道的艰巨任务,还顺利回收三枚助推火箭中的两枚,获得了巨大成功。


坐在特斯拉跑车仪錶盘前的仿真太空人Starman,代表著地球上所有永不放弃永不止步的探索者,飞往火星。并将从此在火星和地球之间永恆奏响《SpaceOddity》。


站在大宇宙时代徐徐开启的幕帘之下,我们眺望星辰大海的征途,仍然有许许多多的困难,横亘前方。其中一个就是,如何对抗载人航太中必然会遇到的致命宇宙辐射。


这一研究的重要意义,不止在于完善火星计画。它跟包括登月在内所有航空航太的前沿探索带给全人类的各种福祉一样,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也必将产生巨大影响。


2013年,为了弄清楚来自太阳风和宇宙射线的辐射对飞行人员会有多大的危害,NASA开启了一个持续四年的大调查。研究者们将辐射感测器安置在265架飞机上,这些飞机飞行的海拔高度能达17.3km,感测器将时时记录飞机在不同海拔和不同纬度所受到的宇宙辐射量。


到2017年专案结束时,研究者们从这些测量仪器里获得了海量数据。研究表明,由于大气更稀薄,更接近外太空,高空辐射确实比地面高很多。而且飞行时间越长、飞行高度越高,来自宇宙射线的辐射剂量就越多。


这一实验结果符合预期。因为科学家们早就知道搭乘飞机受到的辐射剂量,取决于搭乘飞机的时间及地点。


一般来说,要达到照一次X光胸片的剂量,在极地高空需要飞12.5个小时,中纬度是25个小时,赤道飞行则是100个小时。


然而,令科学家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研究探测的剂量远远超过以上标准,至少在6次高纬度地区的高海拔飞行中,辐射量会陡然增加到科学家们预计辐射量的2倍。


由于坐飞机是大多数人旅行的首选,这就意味著假如我们经过这些辐射云时,会经受更高的辐射量。


曾经有个盛极一时的谣言,说是坐飞机一次相当于10次胸透,各方专家都已经证明是无稽之谈。此外一次胸透的致癌风险仅有一百万分之一,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影响较小。


但是对于那些经常乘坐飞机一族,比如飞行员、机务人员,以及一些怀胎不足三月的孕妇,或是经常出差搭乘洲际航行的航程,需要经过极地上空或辐射云的旅行者,来自高空的辐射量依旧是非常危险的。


根据一份发表在美国权威期刊《眼科学档案》2005年8月号上的研究,与非飞行员相比,定期航线的飞行员患细胞核白内障(一种典型的与老化相关的白内障)的危险在不断增加。而这种危险的增加与长年累月暴露于宇宙射线辐射有很大关系。


2016年12月,哈佛医学院的DavidSinclair教授及其同事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的LindsayWu博士率领的团队,凭藉对一个生物学问题的突出解决方案,从NASA举办的iTech大赛300个参赛专案中脱颖而出,获得大奖。该团队在发现DNA修复和细胞衰老过程中的一个关键信号之后,继而研发出了被称为NMN的药物。


通过帮助修复受损的去氧核糖核酸(DNA),NMN不但成为了目前人类用来逆转衰老最有力的工具之一,未来还可能为火星上的宇航员提供保护,使他们免受各种宇宙辐射的伤害。


就像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烟雾检测器、滤水器、食品乾燥剂、家电节能系统、抵御有害射线的太阳镜、钻头和无线电设备等等都来自于阿波罗计画一样,大众接触最多的购物计价用的条码也是航太技术杰作之一。它最初是美国为控制阿波罗计画不计其数的组件而发明的。


航太技术还给人们带来了心率表、镭射手术、数字温度计、重症监护病房,以及用于显示疼痛和发炎部位的彩超等设备和技术。你我现在有时髦舒适的气垫运动鞋可穿,有丰富多样的脱水蔬菜和果乾可吃。都应该感谢半个多世纪前的冷战时期,那些倾国之力把人类送上月球的宏伟壮举。


技术的进步与发展,我们对未知空间的好奇与探索,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地球上每个人的利益和幸福。


在此,致敬所有不忘初心、追随梦想的探索者和漫游者,也致敬所有那些让梦想得以起飞的跑道、发射架还有整流罩……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