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NMN问答

日本韩国将NMN进行临床研究

  • NMN问答
  • 2022-05-03 01:05
  • 小编

美国华盛顿大学和日本庆应大学联合研究小组披露:NMN(β-烟醯胺单核苷酸)的人体一期临床回馈积极,目前正在进行后续试验。日本各界均在积极推进,以图通过这一技术帮助老人延长健康寿命时间,减轻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子女、家庭赡养老人及社会养老和医疗负担。



今年5月,临床试验负责人组织者、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教授今井真一郎披露:他的团队正在积极推进试验,这一研究除了确认NMN的口服安全性,还将量化其在人体抑制衰老方面的具体幅度。


此前,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华盛顿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等全球顶级科研院所的研究和发表于《自然》、《科学》、《细胞》等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的近百篇论文均确认了NMN显著逆转衰老、延长寿命的巨大潜力,包括使与人类相近的哺乳动物寿命延长30%以上。


今年6月,今井真一郎在《细胞》发表的最新实验报告显示:通过注射NMN合成酶提升体内NMN含量,暮年小鼠不仅外貌出现年轻化逆转(毛髮更浓密光亮),平均剩馀寿命更从2个月(相当于人类6年寿命)延长到了4-6个月(人类的14年寿命),整整提升了2-3倍。


随著人们对延缓衰老的渴望,针对NMN的研究也进一步升温,据日本《读卖新闻》、NHK电视台报导,此次人体应用临床研究由今井真一郎研究团队与日本庆应大学教授伊藤裕研究团队共同实施。日本政府已决定于2017财政年度开始,正式启动抑制衰老的研究专案,计画纳入国家预算。NMN人体应用临床研究专案作为该领域的开拓性专案,备受重视和期待。


人体临床试验于2016年3月开始,10名年龄在40-60岁的健康男性在半年时间里服用与瑞维拓剂量接近的NMN胶囊,通过监测器测量血液、体温、血压等30个指标来监测NMN的临床试验数据。


联合研究小组披露:之后尚需要进行数年的连续研究观察,以进一步跟踪测定服用NMN产品延缓或抑制人体由于衰老而造成的身体功能减退的数据。


2019年2月19日,日本广岛大学生物药与健康研究生院进行的“长期(24周)口服NMN对人体的影响”临床试验中期报告被率先公佈,报告显示:人体口服NMN胶囊后,长寿蛋白Sirtuins家族的表达有所增加。而Sirtuins自20世纪90年代起便由麻省理工学院生物系教授莱昂纳多·格伦特(LeonardGuarente)实验室证实NMN在能量代谢、细胞凋亡和衰老过程中的关键作用。


今井真一郎强调:NMN不是“万能之药”,并不能让人长生不老,其作用是延长“健康寿命”,也就是延长人们即便到了老年也能保持年轻、健康生活状态的时间,延缓自然衰老的速度。


NMN人体临床试验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在日益老龄化的日本,延长“健康寿命”成为日本社会面临的重要课题。


如果能使得老人能够健康地维持生活,就可以节省大量医疗费用、护理费用。


哈佛大学教授谈NMN:“我们没有理由不能永远活下去。没有生物学或物理学法则说我们必须死于一百岁。”DavidSinclair教授在访谈中说到。


2013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抗衰老研究中心主任DavidSinclair教授在《细胞》上发文,首次证实了NMN可延缓衰老。从而奠定了NMN抗衰老地位。随后便有几十位科学家相继在《Cell》、《Nature》、《Science》等权威杂志上发表相应的论文,不断印证NMN能够有效增加和恢复NADH水准,从而达到延缓和抵抗衰老、修复DNA损伤和调节生物钟等一系列功效。


DavidSinclair作为衰老领域的世界知名专家,是哈佛医学院的遗传学教授,是PaulF.Glenn衰老生物学中心的联合主任,同时他也是《纽约时报》畅销书《寿命:我们为何衰老,为何不必衰老》的作者,对于有关衰老的研究有30年的丰富经验。


大卫·辛克莱尔(DavidSinclair)表示:“很高兴能够让因衰老和疾病而失效的器官和组织恢复活力,特别是在没有有效治疗方法的情况下,比如痴呆症和早衰等问题”。


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得衰老不再是必须被动接受的结局,而是一种可治疗的疾病;实用产品的下沉也逐步让抑制衰老的新兴技术成果不再是富人专享的奢侈品。在众多新技术的加持下,可以预见在人类即将进入的长寿时代中,活过100岁将变得非常平常。在生物科技NMN18000的推动下,“黄金革命(GoldRevolution)”正在开始,我们不仅可以获得更长的寿命,更要获得“健康衰老(Wellaging)”,在有生之年长久的保持年轻健康的状态,无须子女供养和他人护理,享受高品质的生活,有尊严地老去。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